铜价大涨背后:“薛定谔”的铜产量?

2024-05-03


近期,“铜博士”价格节节攀升,可以说超过几乎所有人的想象,一时之间,对铜价的预期可以说没有最高,只有更高!

现在的铜价疯狂到什么程度?目前LME铜价一度最高涨至9800美元/吨,创下自2022年6月以来的新高;对应的沪铜则一度突破80000元/吨大关。

大涨的铜价下,各路flag也纷纷重新立起来:据外媒,高盛集团策略师Snowdon认为,铜的最新上涨只是“其成为珠穆朗玛峰前的一小步”,并预测明年的平均价格将达到惊人的每吨1.5万美元。花旗则预测,基本情况下,预计铜价将在2024年四季度达到1万美元/吨,并在2026年达到1.2万美元/吨的水平。托克集团首席执行官Jeremy Weir也指出,为了填补到2034年潜在的800万吨供应缺口,矿业公司需要铜价高于每吨10000美元,甚至高达12000美元。

从去年至今,大宗商品迎来了一波涨价潮,铜价自然也不可能超脱其外,至于现在的铜价为何如此疯狂?可以从金融角度和供需角度两方面分析。

金融:“抢跑”美联储降息预期

       众所周知,铜价是经济景气程度的“先行指标”,如果用美国制造业PMI指数衡量经济周期的情况,一旦当PMI指数低于50荣枯线,需求减弱通常会导致铜价出现下行压力。

       从历史上看,1980年美联储为了抑制通胀大幅加息,铜价伴随物价指数快速回落。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、2008年金融危机和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爆发后,美国经济增速都有大幅下降,在这些时期国际铜价都有显著下跌。

       如果这么分析的话,铜价的涨跌应该和经济发展速度基本同步:经济好,铜价涨,反之亦然。但问题显然并不如此简单:直接决定铜价涨跌的,不仅是经济数据,还有与之密切相关的美联储加息/降息周期!

        从历史经验看,加息周期铜价重心基本上移;降息周期铜价宽幅震荡,重心下移。并且,降息周期中,商品属性凸显,更加关注铜产业供需状态。而近期美国经济韧性及通胀表现超预期,市场逐渐下修美联储降息预期,据中信证券预期,美联储首次降息或在下半年,全年降息1次左右,且不排除全年不降息的可能性。

铜价与美联储利率政策

图片来源:广发期货

2022年年初,受经济复苏和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,叠加持续的地缘政治风险和能源危机继续推高通胀水平,铜价在历史高位震荡上行,伦铜在当年3月份创出10730美元/吨的历史新高。

此后,国内疫情反复,加之各国央行在高通胀压力下开启激进加息,市场对欧美经济衰退的担忧进一步加剧,铜价在美元指数的压制下快速大幅回落,于10月跌至7231美元/吨,较高点跌超33%。进入2022年四季度,在国内防疫政策优化和美联储加息放缓预期的支撑下,市场情绪得到修复,铜价企稳回升。

时间进入2023年,市场主要是美联储降息预期,以铜为代表的大宗商品抢跑美联储降息提前上涨,但随着美联储降息预期不断推迟,铜大宗商品价格却仍然保持强势,主要受美元内在价值贬值和全球供需格局改善两方面因素共同驱动。

美元内在价值贬值不用说了:美债供给过多,美元信用持续透支,美元相对实物贬值的趋势愈发突出,黄金等大宗商品作为对抗美元内在价值贬值的一种方式性价比凸显。

特别是,美国的国债供给还掺杂有时局因素:据招商证券研究,2004、2008、2012、2016、2020年等美国大选年,都出现了美国国债余额不同程度的扩张,带动美国财政支出增速回升。而增大财政开支是一把双刃剑,带来短期经济稳定和改善的同时,也为美元内在价值贬值埋下了伏笔。

美国国债余额增速和联邦财政支出增速在大选年通常会攀升

图片来源:招商证券

至于铜的供需关系,体现的是其商品属性:任何商品在供不应求时价格都会上涨,反之则会下跌,而2023年以来,市场上听到的和铜有关的消息,概括起来就是:需求多多,供给有些跟不上了!

供需关系,带动需求紧平衡

需求方面自不用说了,从数据上来看,全球经济目前处于复苏周期,整体恢复态势要好于去年四季度:3月全球PMI为50.3%,重回扩张区间,全球经济稳中趋升,且全球制造业在前两个月稳定恢复的基础上继续加快回升,由此必然会带来对铜需求的扩张。

3月全球PMI重回扩张区间

图片来源:招商证券

为什么经济景气程度和铜需求密切相关?因为铜以其优异的导电性和导热性,广泛应用于电力、电子、交通、可再生能源等多个关键行业。其中,电力和建筑行业的铜材使用量在2022年占总消费的50%以上。不过近年来,这两个行业的发展趋势相对平稳,能否为铜的需求贡献更多的增量还有待观察。

建筑方面,3月建筑业铜消耗PMI指数录得47.9,较上月录得的39大幅回升。在此前万亿国债等政策逐渐落地的带动下,3-4月铜价小幅上行,不过长期效果依旧具有不确定性;电力方面,近期基建政策变化不大,1-3月我国电网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速由上月的2.3%升至14.7%,电源基本建设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速8.3%降至7.7%。

既然电力和建筑整体平稳,那么还有哪些方面的需求利好铜价呢?答案可能想不到:新经济!无论是新能源,还是人工智能算力的发展,背后都需要大量的铜作为支撑。

首先来看新能源:新能源汽车的电池、电动机、高压高速连接器等关键零部件都对铜提出了更多的需求,导致其用铜量为传统汽车的3-4倍。ICSG表示,传统汽车单车用铜量为23kg,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车单车用铜量则大增至60kg和83kg。

根据官方数据,2023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367.46万辆,同比增长35.75%,我国作为最大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国,产量达到958万辆,同比增长35.83%,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量同比增长22.63%,插混汽车产量同比增长81.17%。对铜需求的增长肉眼可见,而且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提升,需求未来料将更多!

除了新能源车,光伏和风电也是用铜大户。据五矿证券测算,2020-2023年新能源铜消费的年均增长率高达34%,其在铜需求中的占比也从2015年的3%上升到2023年的14%。

再看人工智能:由于人工智能是典型的“电老虎”,而新能源发电又离不开铜,因而随着人工智能“军备竞赛”的不断深入,对铜的需求料将只增不减。根据摩根士丹利的报告,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的铜需求或将从2023年的每年20万吨~50万吨增长至2027年的50万吨~120万吨,复合年增长率达到26%。

据国金证券测算,2024年乐观、基准、悲观情形下,地产用铜分别增长4万、-7万、-17万吨,风电、光伏、新能源车等新兴领域用铜分别增长49万、38万、28万吨,新兴领域的需求量足以抵消地产需求减量。而以旧换新政策的不断推进,同样有利于上游铜的需求。

基本面:“薛定谔”的供给

需求是有了,供给从哪来?去年10月15日,据外媒消息:ICSG预测2024年铜市场将从2023年的供需平衡转变为重大供应过剩,产量预计将超过使用量467,000吨,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也预计2024精炼铜将出现大量过剩。

正当大家感叹铜过剩的时候,消息突然反转:各大预测机构纷纷改口,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认为会出现2024铜产量将少量短缺、杰富瑞预计明年将出现严重短缺……铜不愧是产能最“薛定谔”的金属!

须知铜矿可不是生产大米蔬菜,更不是某房企的楼盘,能够做到“当年开工,当年交房”,它投资周期非常长,且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。有资料显示,铜矿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耗费约2年时间,而从开始建设到正式投产则需要额外的3年。一共5年时间过去,当中出现行情波动也很正常!

除了时间成本,巨额的前期投入也非普通玩家力所能及,特别是在铜矿品味日益下降的今天更是如此:根据机构ahead of the herd的数据,开发一个新的铜矿的初始资本开支从2000年的4000-5000美元/吨,增至2012年的超过10000美元/吨,目前已超过12000美元/吨。这一成本的持续上升意味着,未来若要刺激企业扩大资本开支,需要铜价更高的支持。

除了长期因素,近年来,铜的供应还受到不少突发因素扰动。仅以今年为例,4月,全球最大铜供应商智利国家铜业Codelco的铜产量出现下滑。这主要因其3月发生矿场事故,旗下的Radomiro Tomic矿场暂停了大部分采矿活动,产量跌至20年来新低。预计该矿场到5月上旬才能逐步恢复正常运营。

而第一量子在巴拿马的矿山由于违宪停产,预计将使得全球铜供应相较之前的估计减少约75万吨;同时,英美资源公司将其2024年的铜产量目标从100万吨下调至79万吨。

非洲铜矿产区也不消停:4月18日,赞比亚国家电力公司称,由于持续干旱导致的轮流停电问题,计划要求矿业公司削减五分之一的用电需求。

需求增,供应减,铜出现缺口自然不足为奇了:据中信证券预计,2024年全球精炼铜供需平衡为-15.8万吨,有望从紧平衡转为小幅短缺。随着需求修复以及中长期供给增量下滑,预计2025-2026年全球精炼铜供需平衡为-65.4/-94.0万吨;中金公司则预测,铜冶炼厂被动减产可能是2024年下半年及2025年铜市场关注的焦点,铜价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至1.1万美元/吨。高铜价带来的,是整个上下游生态链的改变,对于铜价未来走势,还需拭目以待。

 (作者: 磐石2024  )

相关新闻